当前位置 亚虎娱乐 教师之家 师语校刊
          调研   课题   教研

          大人忙应酬,小孩忙读书

          • 浏览:262 次
          • 发表时间:2013-03-25

          (作者 傅小松)

            读书似乎是越来越火了。全国很多城市都在开展“全民读书月”活动,只是时间五花八门。有的9月、有的10月、有的11月、有的12月。其实“世界阅读日”是4月23日。这一天是四位大文豪的逝世纪念日:莎士比亚、塞万提斯、维加,还有那个写《洛丽塔》的纳博科夫。当然读书月、读书日定在哪一月、哪一天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倡导读书行为本身。
            要说读书,我们中华民族应该是世界上最重视读书的国度了。魏晋时期,左思写了一篇《三都赋》,满城争相传抄,以至“洛阳纸贵”。古代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读书佳话,什么匡衡凿壁,什么车胤囊萤,什么孙康映雪,什么悬梁刺股,等等,今天看来都有些不可思议。中国位列世界四大文明古国,我看一大半是读书读出来的。
            当然,国人对读书的重视,也还要辩证地看。由于古代施行科举取士制度,使得读书的目的变得过于功利和实际。宋真宗赵恒写了一首《劝学诗》,说得很露骨: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“书中自有车如簇”。这种功利性的读书观,几千年来像一根绳子牵着读书人,至今还在影响一些国人的思维。
            看看我们的周围吧,读书呈现一种明显的“两极分化”局面:一方面,本应该多读书的成人,读书的意识却普遍淡薄,打牌可以通宵达旦,应酬交际可以乐此不疲,看几页书便觉头昏眼花。第七次全国国民的阅读调查显示,2009年中国民众人均每天读书仅仅只有15分钟,每人每年读书不到5本,只有欧美发达国家的几十分之一!
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本是天真烂漫的孩子,却被大人逼着“发愤”读书。有报道说,小学生书包普遍在5到8公斤之间,初中生有些竟达10公斤,数十种辅导资料充斥其中。于是,在中国,在孩子们身上,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术语:“减负”。万卷诗书压得孩子们喘不过气来,就像孙悟空身上压着如来佛的五指山,渴望有一位唐僧,揭去那张写着“唵、嘛、呢、叭、咪、吽”的偈子。但是喊归喊,减却难减。
            大人不读书、不爱读书,却又要逼小孩读书,这是为何?恐怕是几千年来的“功利”二字仍在作怪。大人不读书,只因为在成年人世界里,读书是无功名可求、无利益可谋的事情。逼小孩读书,是因为读书是升学的门径,是就业的台阶,是出人头地的必经之路。
            读书的目的究竟为何?“学以致用”是需要的。但这不意味着人就得“功利化读书”。明代有个叫冯彻的朝廷御史,因得罪皇上被发配至辽东,便埋怨起读书来了。他想起北宋汪洙的那首《劝学诗》:“少小须勤学,文章可立身。满朝朱紫贵,尽是读书人。”觉得简直是谬论,遂一反其意改为:“少小休勤学,文章误了身。辽东三万里,尽是读书人。”你看你看,为了当官、发财而读书,一旦没有得到回报,就会一下子由“读书至上论”跌到“读书无用论”的谷底。
            窃以为,读书的目的,最好是为读书而读书,从书香中获得快乐,呼吸芬芳。明代郑成功说:“养心莫若寡欲,至乐无如读书。”若带着太强的功利性,读书就会变成一件苦差事,怎么会是“至乐”呢?有了正确的读书观,孩子们读书的负担才会真正减下来,乐读书的成人也就会渐渐多起来。